<kbd id='ldswx'></kbd><address id='zhcal'><style id='qhyi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yuwmv'></button>

          非瘟重壓下養豬大戶的困境和應對,進擊還是退守?
          欄目︰行業新聞 發布時間︰2019-01-07
          截至12月6日,全國共有21個省份發生80余起家豬非洲豬瘟疫情,2起野豬非洲豬瘟疫情,雖然疫情目前仍屬于多點散發態勢,整體可控,但短期內徹底滅除的難度極大,而其對生豬市場的影響也在持續深化。

          截至12月6日,全國共有21個省份發生80余起家豬非洲豬瘟疫情,2起野豬非洲豬瘟疫情,雖然疫情目前仍屬于多點散發態勢,整體可控,但短期內徹底滅除的難度極大,而其對生豬市場的影響也在持續深化。

          11月底以來,受需求的拉動,南方主銷區豬價出現明顯的反彈態勢,但北方主產區豬價依然持續低迷,未有起色,生豬限調及此前被動壓欄的供應壓力是豬價反彈的阻力所在。目前東北主產區豬價仍多在5元/斤以下的低位,養多虧多,越壓欄虧損越大,如果短期內低迷行情持續,必然將進一步推動產能去化,也將有大量的養豬人退出。

          與小規模養豬場戶相比,養豬大戶擁有雄厚的資金和技術優勢,甚至在政策補貼方面也有更大的助力,但在非瘟的重壓之下,業績也多有下滑,部分企業也已陷入深度虧損。今年的生豬市。 丫 視寫笫直實耐蹲柿,很多企業甚至已經放慢了擴張的步伐。

          12月3日,牧原股份公告,公司擬定增募資不超50億元擴產及還債。公司看好國內生豬規模化養殖市場前景,擬繼續擴大生豬的養殖規模,本次募資中 35 億元將用于新增生豬出欄 475 萬頭項目,集中在安徽、山東、黑龍江、江甦、湖北等地,另 15 億元用于償還金融機構貸款及有息負債。這可能是今年業內最大手筆的養殖投資規劃了。近幾年,牧原生豬養殖規模擴張速度一直居于行業前列,2015年,公司全年生豬出欄量不到200萬頭,2016年已經達到311.4萬頭,2017年達到723.7萬頭,而2018年前11個月生豬出欄量已經達到967.4萬頭,全年出欄量預計接近1100萬頭,同比增幅超50%。而在今年的低迷行情之下,公司依然逆勢擴張,未來幾年,產能必將延續高速增長。

          國內最大的生豬養殖企業溫氏股份,今年前11個月,公司生豬出欄量已經超過2000萬頭至2019.66萬頭,預計全年出欄超2200萬頭,同比增長15%以上,公司預計2019年出欄量約2500萬頭,2020年達到2900萬頭,符合此前規劃。溫氏是受非瘟疫情影響較小的養殖企業,很大原因是其現有產能大部分都在南方地區,尤其是其大本營廣東,更是目前全國為數不多的並未出現非瘟疫情的省份,溫氏近幾個月的生豬出欄及售價均未受到明顯的影響。公司目前也仍在按照原來的規劃投資建設,發展養豬業,行業龍頭之位,依然穩如泰山。

          從飼料積極轉型到養豬的新希望2017年全年生豬出欄量接近250萬頭,在2018年年初時,公司預計2019年公司年出欄生豬要達到700到800萬頭,2020年出欄1800萬頭左右,2021年沖擊3000萬頭。但最近新希望調低了明年生豬出欄數量,預計出欄350萬頭,較此前計劃縮減過半,如此巨大的變動,與非洲豬瘟不無關系,公司考慮到豬價處于低谷,加上非洲豬瘟疫情影響及生豬跨省調運受到限制,出于成本可控的考慮,公司大大削減了新六模式下面外購仔豬用來放養的發展計劃,此外,豬場建設進度也不如此前預期。

          天邦股份最新生豬銷售報告顯示,11月公司銷售商品豬26.22萬頭,環比增長9.08%,銷售均價12.27元/公斤,環比下降8.5%。11月生豬養殖完全成本為13.99元/公斤,較前10月的平均成本12.46元/公斤,增長了12%。公司表示成本飆升主要受生豬禁運的影響,出于疫情防控的考慮,公司有30%的商品豬提前出欄,又有20%的商品豬被動壓欄,導致生產效益不佳。此外,不少後備母豬和公豬被動轉為育肥豬銷售,進一步拉高養殖成本。而種豬轉為育肥豬銷售,必然也將影響公司來年的產能。今年前11個月,天邦共出欄生豬194.11萬頭,而公司的目標則是到2025年要實現養3000萬頭豬,東北是其主要布局區域,其中僅黑龍江規劃產能就超過1000萬頭,能否順利實現,仍待時日考驗。值得關注的是,近期農發集團看好公司發展前景,擬溢價收購公司10%的股權,成為其第三大股東。

          立志做“世界最大的養豬服務企業”的大北農近期面臨公司控制權變更的可能。12月2日大北農發布公告稱,公司實際控制人邵根伙就股權轉讓與首農食品集團開展溝通與磋商,雙方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,就戰略合作達成初步共識,並可能涉及控制權變更。該事件也引發業內外對大北農近幾年擴張的質疑,而在今年豬價下行的影響下,公司業績也出現了大幅的下滑。

          雛鷹農牧此前因 “欠債肉償”一事引發熱議,也折射出企業在非瘟禁運、豬價低迷、業績巨虧之下的無奈困境。今年前三季度,公司虧損高達8.69億元,而全年虧損或超15億元。今年前11個月,公司共出欄生豬198.69萬頭,環比下降9.92%,也低于2016年同期的出欄量。也就是說,最近3年,雛鷹的生豬養殖規模並沒有增長,反而出現了縮水,與同期其他大舉擴張的企業相比,顯然是不進則退了。

          可以預料的是,非洲豬瘟將加速行業產能去化,也將掀起新一輪的市場洗牌。雖然說,小規模豬場和散戶由于抗疫情風險和市場風險能力相對較弱,或將加速退出,但對于規模企業來說,也是競爭加劇,去弱存強,危機和機遇並存的時期。可能只有疫情過後,才能看出誰是真正的養豬強手